<fieldset id='ea87h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ea87h'><strong id='ea87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ea87h'><strong id='ea87h'></strong><small id='ea87h'></small><button id='ea87h'></button><li id='ea87h'><noscript id='ea87h'><big id='ea87h'></big><dt id='ea87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a87h'><table id='ea87h'><blockquote id='ea87h'><tbody id='ea87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a87h'></u><kbd id='ea87h'><kbd id='ea87h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ea87h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ea87h'></span>

        <dl id='ea87h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ea87h'><em id='ea87h'></em><td id='ea87h'><div id='ea87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a87h'><big id='ea87h'><big id='ea87h'></big><legend id='ea87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ea87h'><div id='ea87h'><ins id='ea87h'></ins></div></i><ins id='ea87h'></ins>

          愛情,需要棋逢對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被愛比愛幸福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搬出那個一草一木都由自己親手侍弄的傢,我租瞭一個房子。為瞭節省開支,我決定做回二房東,找個人合租。正好遇上一位沒什麼要求的男士,我就痛快地簽瞭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每天,還是照常地上班,但回傢面對冷清的屋子,就會想起那個曾和我同住一個屋簷下的男人——段牧,雖然離婚的正式手續還沒有辦,但我們已經分居數月。幾個聊得來的閨密知曉內情,卻是分成兩派,一半覺得不可理解,另一半則覺得是必然。凌寒便是後者裡面的一位,當初她就告誡我說,藍淼,你日後必定要後悔。可當時的我又怎麼能體會呢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現在才明白,這世上很多話都是聽上去有道理,可是並不能受益終身。因為現實告訴我,如果你很愛的那個人還比較愛你,即便付出不對等,你也不至於心理完全失衡,然而如果你很愛的那個人根本對你隻有感情或是恩情,那麼你的付出就像一拳捶在棉花堆上,連反作用力都不見蹤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合租的男人是沉默寡言型。有好幾次,看他在廚房裡鼓搗半天,端出來的菜還真像回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個周末,逛完街,我和凌寒拎著大袋小袋回到傢,餓得亂叫的凌寒連手都沒洗,抓起碟子裡的菜就吃。正好被從屋裡走出的合租男人看見,他笑著邀我倆一同品嘗。事後,凌寒就調侃我說,藍淼,這個叫姚全的男人才適合你,細膩、溫和、有內涵,最重要的是他居傢,若不是我信奉不婚主義,哪裡還輪得到你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說實話,若不是凌寒嘴快,問及他的年齡職業,恐怕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姚全是一傢醫院的醫生,並且已離異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媽媽突發心臟病,進瞭醫院。關於我跟段牧的事,為瞭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我決定先暫時隱瞞下來。對這個決定,段牧也認同。所以,當我找到他,叫他同我一起去醫院看望媽媽時,他願意陪我出演一場夫妻恩愛的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隻是萬萬沒有想到,我竟在病房外的走廊裡碰見瞭姚全,他穿起白大褂的樣子更加有魅力。瞬間,我挽著段牧的手不自覺地放下,起先他並沒有看到我,當他看到我時,段牧已進瞭病房,於是我和他就這樣站在門口寒暄瞭幾句,他叫我放心,說他會多加留意我母親的病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某一天,凌寒來醫院探望母親,正好輪上姚全查房,她說,藍淼,姚全對你有意思哦。其實我不是沒有感知,他一次次地給我、給母親帶好吃的,每一次我回到出租屋,房間裡都被打掃得幹幹凈凈。如果沒有好感,誰願意給自己找那麼多麻煩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媽媽住院的兩個多月,段牧也算盡職,但一天晚上,母親還是問我,淼淼,你和段牧之間是不是出瞭什麼問題?知女莫若母,我努力掩飾的神情逃不過她的眼睛。母親長嘆一聲,拍拍我的手說,淼淼,都怪媽媽不好,當初要是極力阻止你就好瞭。剎那,我的眼淚奪眶而出,撲倒在她懷裡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責任比愛情重要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母親的病很快得以痊愈,姚全的悉心關照是關鍵。所以,當母親得知姚醫生就是我的同屋後,更是執意要請人傢到傢裡去吃頓便飯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席間,我突然接到凌寒的電話,這個沒頭腦竟然在電話那端大吼,說自己打算上我傢去蹭飯的,未料卻是鐵將軍把門……正當我猶豫之時,姚全說,讓凌小姐一起來吃啊,有她在,伯母心情一好,說不定能吃上三大碗飯。他說得一點不錯,因為有凌寒的加入,這頓飯吃得生機無限,直至9時,姚全才第一個發覺時間已經很晚瞭,於是起身告辭,我讓他順道送送凌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晚上,母親特意拐進我的房間,追問有關姚全的一切,好像對這個人充滿瞭興趣。我當然知道她和爸爸在想什麼,其實經歷瞭母親住院的這個階段,我亦發覺自己對這個細膩居傢的男人產生瞭好感。看著母親眉開眼笑的模樣,我也不知從哪裡來瞭勇氣,就這麼在午夜12點,給姚全去瞭電話。好在,沒有人接,鈴聲剛響瞭第六下,我就趕緊掛斷。手心已全是冷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