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xs8nt'><div id='xs8nt'><ins id='xs8nt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tr id='xs8nt'><strong id='xs8nt'></strong><small id='xs8nt'></small><button id='xs8nt'></button><li id='xs8nt'><noscript id='xs8nt'><big id='xs8nt'></big><dt id='xs8n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s8nt'><table id='xs8nt'><blockquote id='xs8nt'><tbody id='xs8n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s8nt'></u><kbd id='xs8nt'><kbd id='xs8nt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xs8nt'><strong id='xs8nt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fieldset id='xs8nt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xs8nt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xs8nt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xs8nt'><em id='xs8nt'></em><td id='xs8nt'><div id='xs8n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s8nt'><big id='xs8nt'><big id='xs8nt'></big><legend id='xs8n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ins id='xs8nt'></ins>
            <dl id='xs8nt'></dl>

            愛情枷鎖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大學是道奇怪的門,沒有人不想擠進這個門裡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      可進入瞭這道門有些眩暈,那些直直的白楊樹下,一對對攜手的人影,飄蕩著愛的激情。

              小茹拿著行李站定,眼神有些迷茫的看著眼前那棟水泥怪獸。她不知道屬於她的那小間屋子在哪裡。

               “同學你也是頭一天報道?”一個清脆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,她吃驚的回眸,那是一張粉白粉白帶著笑意的小臉,正好奇的打量著她和她的行李。

              她用力的點點頭,說出瞭自己的樓號和寢室號。

              女孩聽完尖叫瞭一聲,抓住她的手說:“哎呀!太好瞭,你和我是同寢室的,來,快和我來。”一路上她嘰裡呱啦說個不停,小茹隻聽明白瞭幾句,她是昨天到的,寢室裡如今就她一個人,她怕的要死,真想找人來作伴,而她就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茹的話很少,可嘴角一直在上揚,她喜歡這個自稱柳雨涵的女孩,倆人當夜就成瞭交心好友,每日一起吃飯、上課、回寢室,連如廁都一同前往,後來的寢室姐妹說她們是連體嬰兒,小茹抿著嘴笑,雨涵誇張的鉆進她的被窩,笑嘻嘻地說:“這樣才是名副其實的連體嬰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誇張的動作引來瞭一陣嬉笑,那晚她就真的賴在瞭小茹的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小茹第一次和人同睡,雖然有些不便,可也不好拒絕。

              小茹忍不住安慰自己,能有這樣的朋友是她的幸運。因為她從下就是孤單的,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便離她而去,能夠陪伴她的隻有奶奶那雙長滿老繭的手和一聲聲的嘆息,娃!你要長進,你要好好學習,將來有出息,就算對奶奶最好的報答瞭。

              可奶奶沒能等到她出息一天,奶奶太累瞭,臨去時還抓著飯勺想為她做飯。

              小茹想起奶奶,眼淚吧嗒吧嗒的掉瞭下來,嚇得身邊的雨涵手忙腳亂的給她擦著眼淚。嘴裡哄著:“別哭,別哭……你這是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  可越是勸,小茹越是哭的厲害,突然一陣悠揚的笛聲傳來,悄默無聲的打斷瞭小茹的哭聲,她們同時抬起頭,一個男生靠在樹上,悠閑的在吹笛子,那聲音清脆動人,讓小茹忘記瞭哭泣。

              雨涵在瞭愣然間一笑,跳到男生的面前說:“你吹的笛子真好聽。”

              男生淡淡的一笑,笛聲戛然而止,深深的看瞭小茹一眼,扭身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雨涵很快知道,吹笛子的這個男生叫延吉,大三文學系的,校文藝組的組長。雨涵說這些的時候眉飛鳳舞,小茹隻是靜靜的聽著,並沒給她一點意見,可心裡卻記住瞭關於他所有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雨涵揚言要進文藝組,可她在文藝方面並沒有出彩的地方,於是她隻能拉著小茹,小茹的歌唱得好,雨涵說像極瞭百靈鳥的聲音,小茹其實不想參加文藝組,她怕耽誤學習,她完不成奶奶留下的夢想。

              可她又不能看見雨涵失望的小臉,她的心會像針紮一樣的痛。

              小茹進入瞭文藝組,雨涵可以名正言順的粘在文藝組裡泡著,期望的隻是能看見延吉一眼,然而延吉的眼裡根本沒有雨涵,他隻會用輕柔的目光看著小茹緊低著的頭。

              他期望能找到和小茹單獨相處的機會,可小茹恰好害怕這種機會,如果友情和愛情放在一起,她隻會保護友

              情,這是她的性格,有些善良的懦弱。

              雨涵大咧咧的並不知道這一切,她隻知道她如願瞭,可以陪在好朋友的身邊,可以時刻看見心愛的人,她變得滿足快樂,笑聲永遠像銀鈴一樣撒在大夥的心裡。

              漸漸的文藝組裡的同學都喜歡上瞭雨涵的性格,把她當成瞭開心果,她也樂此不瞭的扮演者這個搞笑的角。

              日子一天天過去,他們的關系變成瞭簡單的三個朋友,隻是延吉看小茹的眼神更加執著,雨涵看延吉的眼神更加火熱。隻有小茹她的眼神總是逃避著他們的目光,茫然的看著白楊樹下的那一對對的身影,偶有嘆息。

              在延吉臨近畢業的時候,雨涵突然變得有些傷感和遊離,她跑去和延吉表白,可回來的時候眼睛卻是紅紅的,小茹的心狠狠的刺痛瞭一下,迎過去抓住她的手,雨涵使勁的甩開,眼神變得厭惡和憤恨。

              小茹的手輕輕的抖動瞭一下,一扭身跑瞭出去。她找瞭延吉,大聲質問他:“你對雨涵說瞭什麼?你到底對雨涵說瞭什麼?”

              延吉的眼神淡淡的,輕描淡寫的說道:“我說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?這麼久難道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?”

               “我沒有!我沒有!……我怎麼能沒有……”小茹後退,滿臉的淚痕,竟不知不覺說出瞭心裡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一隻手突然在她背後輕輕的一推,她驚訝的回頭,竟看見雨涵站在她背後,臉色有些蒼白,看著延吉又看瞭看她。說:“既然有勇氣說出來瞭,就不要後退。”說完把她硬拉到瞭延吉身邊,悄然在她耳邊說:“我知道你是為瞭我不敢接受延吉,這就像為愛加上瞭枷鎖,放心,我們永遠是朋友,你還是去掉那到枷鎖,不要在逃避瞭。”說完她默默的走瞭,背影在小茹的眼裡越拉越長。